<ins id="nfttv"><span id="nfttv"><listing id="nfttv"></listing></span></ins>
<cite id="nfttv"><ruby id="nfttv"></ruby></cite>
<del id="nfttv"></del>
<cite id="nfttv"></cite>
<ins id="nfttv"><dl id="nfttv"><listing id="nfttv"></listing></dl></ins>
<ins id="nfttv"></ins>
美國進入“能源新時代”影響幾何?

正面因素是,美國大量石油和天然氣產能進入國際市場,將沖擊以歐佩克為主導的石油市場格局,給全球客戶提供更多元化的能源產品選擇。但美國由于國內擁有大量廉價油氣資源,從目前看該國將長期處于“油氣時代”,這對全球碳減排進程來說似乎不是一個好消息。

2018年3月,在美國休斯敦召開的第38屆劍橋能源周上,筆者曾有幸現場聆聽了美國能源部長里克·佩里做的一個關于能源“新現實主義”(New Energy Realism)的演講,該演講作為特朗普政府高官首次就美國未來能源政策進行闡述,一發表就在行業內外引發了廣泛關注。

在今年3月舉辦的第39屆劍橋能源周上,佩里部長再次登臺演講,提出了美國進入“能源新時代(New American Energy Era)”的新概念。從“能源新現實主義”到“能源新時代”,佩里的講話中透露了美國能源行業發展以及監管政策的哪些變化,又將對全球能源格局和應對氣候變化進程帶來哪些影響?

“能源新現實主義”和“能源新時代”理念上一脈相承

筆者近期仔細閱讀了佩里的兩次講話,總體感覺佩里兩次講話有著緊密的邏輯關系,而兩次講話中貫穿其中的思想精髓就是兩個關鍵詞:一是創新,二是化石能源利用。

在2018年劍橋能源周上,佩里講話中大力提倡能源管理創新,抨擊能源管制。他對上世紀70年代以來流行的能源管制進行了辛辣的諷刺和抨擊,認為美國過去幾代人都存在“能源悲觀主義”,政府對能源行業創新活力估計不足,管了很多不該管的事情,走過了一些彎路。

佩里更是點名道姓抨擊了首都華盛頓的官僚們,認為“華盛頓是最缺乏創新能力的地方。在華盛頓人們偏好管制,而不注重創新。政府的官員用一根手指頭去鼓勵創新,用剩下的九根手指頭去管制他們不看好的技術。”

佩里部長認為,特朗普政府的新能源現實主義的核心是堅持創新優先而不是監管,政府將通過簡化聯邦許可程序,削減企業稅和整合政府部門來推動創新。

image.png

在2019年能源周上,佩里再次大篇幅談及創新。曾經擔任過15年得克薩斯州州長的他開篇就幽默地說:“我在德州當州長時,這是世界上最好(best)的一份工作;而我在能源部當部長時,這是最酷(Coolest)的一份工作。”

為什么最酷?因為美國能源部下轄的國家實驗室有一系列“神奇”的技術,這些技術可以解碼DNA、監測核電安全生產、助推頁巖革命、點燃LED革命,同時還能利用AI(人工智能)來優化電網安全,提高能源效率,等等。在佩里部長看來,創新是美國以及全球各個地區創造現代奇跡的最根本動力來源。

除了大力宣揚創新,佩里講話另一個核心要點是化石能源利用。他主張對待能源生產和利用要采取更加務實的態度,要更多立足國內資源,更清潔高效地利用化石能源。而隱藏著“務實”利用化石能源的背后,則是對《巴黎協定》的“低調批判”(言外之意是《巴黎協定》去化石能源的理念過于理想化)。

在2018年能源周上,佩里在講話中力挺化石能源生產,并對《巴黎協定》進行了委婉的批評:“……有人反對這些技術輸出,因為他們反對能源,尤其是化石能源的生產。化石能源占到世界能源消費總量80%,帶來碳排放。我不得不說,這就是《巴黎協定》的精神之一。《巴黎協定》倡導者推崇可再生能源,因為它們零排放……”

可見在佩里眼中,《巴黎協定》在某種程度上就是與抑制化石能源消費、發展可再生能源“劃等號”的。但是美國顯然想走一條更加“現實主義”的路子——既要通過技術創新生產更多天然氣等化石能源,還要推進煤炭的清潔化利用,也要投資發展零排放的核能、水電等可再生能源,以此來實現整體碳排放量的減少。

在今年的劍橋能源周上,佩里再次強調指出,正是由于美國擁有涵蓋傳統化石能源、可再生能源和核能等多種形式的豐富能源資源,所以美國進入“能源新時代”。他進而話鋒一轉指出,“要依靠創新,而非遵循繁重的《巴黎協定》來通往零碳世界……美國通過發展CCS技術、小型核電技術等技術創新,完全可以實現電力系統的近零碳排放……”

從佩里的兩次講話中,可以感覺他就像是美國能源行業不遺余力的“宣傳員”,一方面是竭力宣揚美國的“先進”能源管理理念,另一方面是為美國能源產品“代言”,盡可能為美國能源行業爭取最大利益。但在筆者看來,佩里兩次講話中大部分講述的是事實,也有一部分的溢美之詞和自我吹噓之處。

例如,他兩次講話都談到美國為碳減排做出歷史性貢獻,但他卻刻意回避了2018年美國碳排放反彈的事實(增幅約3.4%,一個重要原因是天然氣消費增長)。

還比如,他提及美國有能力引領各種電力生產實現“零排放”,但2017年美國電力領域的碳排放仍高達17.44億噸,這其中絕大部分來自美國化石能源發電。

由于目前CCS技術仍處在試點階段、尚未大規模推廣,如何在滿足化石能源消費增長的同時實現碳減排,我們只看到佩里部長許了一個美好的愿景,但沒有看到清晰的時間表和路線圖。

“能源新時代”本質上仍是油氣主導的時代?

在我看來,佩里部長的“新現實主義”用來形容美國的能源轉型進程也是恰如其分的。與德國棄核、棄煤、全力發展可再生能源的轉型模式不同,美國能源轉型主要方向是向清潔能源轉型,清潔能源包括化石能源的清潔化利用、利用核能、發展可再生能源等,尤其是天然氣作為“過渡能源”占據重要地位。

簡而言之,美國能源轉型的特點是:穩油、增氣、減煤、穩核、大力發展可再生能源。數據顯示,2000-2017年間,美國天然氣消費占一次能源消費的比重從26%增加到28.7%;石油消費基本保持平穩態勢,份額從38.2%略降至37%;核能份額從7.8%增加到8.6%;可再生能源份額從0.76%快速增長至8.4%,增加接近8個百分點。煤炭份額則從24.6%下降到14.3%,同比降低接近10個百分點,成為最大“輸家”。

從近期美國能源信息署發布的數據看,2018年美國能源消費正繼續朝著上述趨勢大踏步邁進。該國全年消費能源數量創下歷史新高,其中,消費石油2050萬桶/日,較2017年增長50萬桶/日,創下自2007年以來的最高水平。

消費天然氣831億立方英尺/日,特別是燃氣發電用氣同比增長15%。煤炭消費則連續五年下滑,2018年僅為6.88億短噸。可再生能源達到11.5千萬億英熱單位這一創紀錄的高位。

image.png

從能源供應側看,可以毫不夸張地說,美國正在進入油氣生產的“全盛時代”。盡管該國可再生能源依然保持迅猛發展態勢(2018年可再生能源發電量達到7420億千瓦時,較2008年接近翻倍),但由于可再生能源在該國消費占比不足10%,總體份額較小,表現更為搶眼的無疑是美國油氣產量的迅猛增長。

隨著近年來油價逐步回暖,2018年美國油氣行業繼續高歌猛進,呈現“烈火烹油”之勢:原油產量創下1096萬桶/日的歷史新高,較2017年增長160萬桶/日,增速高達17%,超越1970年代最高水平,美國已成為全球最大的石油生產國。EIA預計其2019年和2020年產量將分別達到1230萬桶/日和1300萬桶/日。

天然氣生產同樣創下歷史新高,2018年美國天然氣產量平均為1013億立方英尺/日,比2017年增長11%。根據有些機構預計,到2025年美國將貢獻全球新增油氣產量的1/2。

筆者認為,正是由于美國進入油氣開發的全盛時代,大量廉價的油氣資源供應,使得美國從跨越能源“不可能三角”的視角來看,也交上了一份較為靚麗的成績單。

原油對外依存度方面,正如佩里部長所說,“能源獨立對美國來說已經不是一個響亮的口號,而是一個已經實現的事實。”

美國原油進口量從2005年的1010萬桶/日下降至2018年的770萬桶/日,去年原油出口增至200萬桶/日。2018年美國石油貿易規模量達到1750萬桶/日,油品凈進口降至230萬桶/日,這是自1967年以來的最低值,根據EIA的預測,美國未來30年內都將是石油產品的“凈出口國”,這無疑是一項偉大的成就。

能源產品價格方面,美國天然氣價格目前穩定在2-3美元/百萬英熱單位左右(明顯低于歐洲NBP價格和亞太LNG現貨價格)。美國汽柴油價格也長期位于發達國家較低水平,2018年美國夏季普通汽油平均售價為2.76美元/加侖(僅相當于人民幣5元/升);電力價格在12-14美分/千瓦時之間(折合人民幣0.7-0.8元/千瓦時)。美國能源消費支出占GDP的比重已經從2008年的接近10%下降至2017年的6%左右。

從碳減排的角度看,美國碳排放量已經重回1990年水平,相較2005年下降了14%(同期電力部門碳排放下降28%)。尤其是2017年美國的碳減排表現更是“一枝獨秀”,同比下降了4200萬噸,在所有國家中降幅最大。這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美國電力行業燃料結構的變化,燃氣發電及可再生能源電力取代煤電對此做出了重要貢獻。

美國進入“能源新時代”的喜與憂

作為全球頭號強國,美國進入“能源新時代”勢必將對全球政經格局演變、能源生產消費格局走勢以及氣候變化進程帶來深遠影響,也將給石油行業發展帶來新的機遇和挑戰。

美國進入“能源新時代”帶來的一個積極正面的因素是,美國大量石油和天然氣產能進入國際市場,將沖擊傳統以歐佩克為主導的石油市場格局,進一步增加市場流動化,提升石油市場的市場化程度,給全球客戶提供更多元化的能源產品選擇。對亞太地區的許多油氣進口國來說,總體上看這是利好消息,很多油氣企業也將獲得美頁巖油氣的投資機會。

從全球環境治理角度看,中短期內,天然氣在美國能源消費結構中的比重上升,以及新能源快速發展,將為美國國內碳減排做出貢獻。

大量美國天然氣產品輸入其它國家(EIA預測到2050年美國天然氣出口或將達到280億立方英尺/日),也將為全球其它地區的碳排放和環境治理做出貢獻。

image.png

但美國進入“能源新時代”也帶來一些不確定性因素。體現在地緣政治方面,未來全球石油供給側或將突出表現為美國、俄羅斯和沙特三個“千萬桶俱樂部”之間不穩定的“三角博弈”,美國如何處理與歐佩克的關系(近期美國對歐佩克的反壟斷立法鬧得沸沸揚揚)、如何處理與俄羅斯的關系(佩里今年講話中談及正在成立跨大西洋能源聯盟與俄羅斯競爭),中東和俄羅斯是否會聯手對應美國?這些問題目前尚無答案,但美國進入“能源新時代”無疑將意味著全球地緣政治博弈進入新時代。

美國頁巖油產量的大幅增加,也將為全球石油市場注入結構性變化,導致傳統石油行業預測供應、測算投資需求的模式受到根本性顛覆。

未來國際石油市場走勢將更加復雜多變,不確定性和預測難度將進一步增加。正如《石油情報周刊》所預測的,當前油市正在進入“永久性失穩狀態”,這將給亞洲很多進口國和石油企業生產經營帶來新的挑戰和風險。

從中長期看,美國進入“能源新時代”也可能對全球應對氣候變化帶來不利影響。在“后巴黎協定時代”,歐洲國家加速從“油氣時代”向“可再生能源時代”轉型,但美國由于國內擁有大量廉價油氣資源,從目前看該國將長期處于“油氣時代”。

根據EIA新近發布的《能源展望報告2019》,到2050年美國石油和天然氣仍將是主體能源并貢獻絕大部分碳排放,屆時美國碳排放預計僅比目前降低約4%(歐洲一些國家碳排放預計將下降80%以上),這對全球碳減排進程來說似乎不是一個好消息。

關鍵詞: 區塊鏈, 能源

主辦單位:中國電力發展促進會  網站運營:北京中電創智科技有限公司    國網信通億力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銷售熱線:400-007-1585
項目合作:400-007-1585 投稿:63413737 傳真:010-58689040 投稿郵箱:yaoguisheng@www.g9793.com
《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 》編號:京ICP證140522號 京ICP備14013100號 京公安備11010602010147號

美國進入“能源新時代”影響幾何?

作者:林益楷  發布時間:2019-06-11   來源:i能源

正面因素是,美國大量石油和天然氣產能進入國際市場,將沖擊以歐佩克為主導的石油市場格局,給全球客戶提供更多元化的能源產品選擇。但美國由于國內擁有大量廉價油氣資源,從目前看該國將長期處于“油氣時代”,這對全球碳減排進程來說似乎不是一個好消息。

2018年3月,在美國休斯敦召開的第38屆劍橋能源周上,筆者曾有幸現場聆聽了美國能源部長里克·佩里做的一個關于能源“新現實主義”(New Energy Realism)的演講,該演講作為特朗普政府高官首次就美國未來能源政策進行闡述,一發表就在行業內外引發了廣泛關注。

在今年3月舉辦的第39屆劍橋能源周上,佩里部長再次登臺演講,提出了美國進入“能源新時代(New American Energy Era)”的新概念。從“能源新現實主義”到“能源新時代”,佩里的講話中透露了美國能源行業發展以及監管政策的哪些變化,又將對全球能源格局和應對氣候變化進程帶來哪些影響?

“能源新現實主義”和“能源新時代”理念上一脈相承

筆者近期仔細閱讀了佩里的兩次講話,總體感覺佩里兩次講話有著緊密的邏輯關系,而兩次講話中貫穿其中的思想精髓就是兩個關鍵詞:一是創新,二是化石能源利用。

在2018年劍橋能源周上,佩里講話中大力提倡能源管理創新,抨擊能源管制。他對上世紀70年代以來流行的能源管制進行了辛辣的諷刺和抨擊,認為美國過去幾代人都存在“能源悲觀主義”,政府對能源行業創新活力估計不足,管了很多不該管的事情,走過了一些彎路。

佩里更是點名道姓抨擊了首都華盛頓的官僚們,認為“華盛頓是最缺乏創新能力的地方。在華盛頓人們偏好管制,而不注重創新。政府的官員用一根手指頭去鼓勵創新,用剩下的九根手指頭去管制他們不看好的技術。”

佩里部長認為,特朗普政府的新能源現實主義的核心是堅持創新優先而不是監管,政府將通過簡化聯邦許可程序,削減企業稅和整合政府部門來推動創新。

image.png

在2019年能源周上,佩里再次大篇幅談及創新。曾經擔任過15年得克薩斯州州長的他開篇就幽默地說:“我在德州當州長時,這是世界上最好(best)的一份工作;而我在能源部當部長時,這是最酷(Coolest)的一份工作。”

為什么最酷?因為美國能源部下轄的國家實驗室有一系列“神奇”的技術,這些技術可以解碼DNA、監測核電安全生產、助推頁巖革命、點燃LED革命,同時還能利用AI(人工智能)來優化電網安全,提高能源效率,等等。在佩里部長看來,創新是美國以及全球各個地區創造現代奇跡的最根本動力來源。

除了大力宣揚創新,佩里講話另一個核心要點是化石能源利用。他主張對待能源生產和利用要采取更加務實的態度,要更多立足國內資源,更清潔高效地利用化石能源。而隱藏著“務實”利用化石能源的背后,則是對《巴黎協定》的“低調批判”(言外之意是《巴黎協定》去化石能源的理念過于理想化)。

在2018年能源周上,佩里在講話中力挺化石能源生產,并對《巴黎協定》進行了委婉的批評:“……有人反對這些技術輸出,因為他們反對能源,尤其是化石能源的生產。化石能源占到世界能源消費總量80%,帶來碳排放。我不得不說,這就是《巴黎協定》的精神之一。《巴黎協定》倡導者推崇可再生能源,因為它們零排放……”

可見在佩里眼中,《巴黎協定》在某種程度上就是與抑制化石能源消費、發展可再生能源“劃等號”的。但是美國顯然想走一條更加“現實主義”的路子——既要通過技術創新生產更多天然氣等化石能源,還要推進煤炭的清潔化利用,也要投資發展零排放的核能、水電等可再生能源,以此來實現整體碳排放量的減少。

在今年的劍橋能源周上,佩里再次強調指出,正是由于美國擁有涵蓋傳統化石能源、可再生能源和核能等多種形式的豐富能源資源,所以美國進入“能源新時代”。他進而話鋒一轉指出,“要依靠創新,而非遵循繁重的《巴黎協定》來通往零碳世界……美國通過發展CCS技術、小型核電技術等技術創新,完全可以實現電力系統的近零碳排放……”

從佩里的兩次講話中,可以感覺他就像是美國能源行業不遺余力的“宣傳員”,一方面是竭力宣揚美國的“先進”能源管理理念,另一方面是為美國能源產品“代言”,盡可能為美國能源行業爭取最大利益。但在筆者看來,佩里兩次講話中大部分講述的是事實,也有一部分的溢美之詞和自我吹噓之處。

例如,他兩次講話都談到美國為碳減排做出歷史性貢獻,但他卻刻意回避了2018年美國碳排放反彈的事實(增幅約3.4%,一個重要原因是天然氣消費增長)。

還比如,他提及美國有能力引領各種電力生產實現“零排放”,但2017年美國電力領域的碳排放仍高達17.44億噸,這其中絕大部分來自美國化石能源發電。

由于目前CCS技術仍處在試點階段、尚未大規模推廣,如何在滿足化石能源消費增長的同時實現碳減排,我們只看到佩里部長許了一個美好的愿景,但沒有看到清晰的時間表和路線圖。

“能源新時代”本質上仍是油氣主導的時代?

在我看來,佩里部長的“新現實主義”用來形容美國的能源轉型進程也是恰如其分的。與德國棄核、棄煤、全力發展可再生能源的轉型模式不同,美國能源轉型主要方向是向清潔能源轉型,清潔能源包括化石能源的清潔化利用、利用核能、發展可再生能源等,尤其是天然氣作為“過渡能源”占據重要地位。

簡而言之,美國能源轉型的特點是:穩油、增氣、減煤、穩核、大力發展可再生能源。數據顯示,2000-2017年間,美國天然氣消費占一次能源消費的比重從26%增加到28.7%;石油消費基本保持平穩態勢,份額從38.2%略降至37%;核能份額從7.8%增加到8.6%;可再生能源份額從0.76%快速增長至8.4%,增加接近8個百分點。煤炭份額則從24.6%下降到14.3%,同比降低接近10個百分點,成為最大“輸家”。

從近期美國能源信息署發布的數據看,2018年美國能源消費正繼續朝著上述趨勢大踏步邁進。該國全年消費能源數量創下歷史新高,其中,消費石油2050萬桶/日,較2017年增長50萬桶/日,創下自2007年以來的最高水平。

消費天然氣831億立方英尺/日,特別是燃氣發電用氣同比增長15%。煤炭消費則連續五年下滑,2018年僅為6.88億短噸。可再生能源達到11.5千萬億英熱單位這一創紀錄的高位。

image.png

從能源供應側看,可以毫不夸張地說,美國正在進入油氣生產的“全盛時代”。盡管該國可再生能源依然保持迅猛發展態勢(2018年可再生能源發電量達到7420億千瓦時,較2008年接近翻倍),但由于可再生能源在該國消費占比不足10%,總體份額較小,表現更為搶眼的無疑是美國油氣產量的迅猛增長。

隨著近年來油價逐步回暖,2018年美國油氣行業繼續高歌猛進,呈現“烈火烹油”之勢:原油產量創下1096萬桶/日的歷史新高,較2017年增長160萬桶/日,增速高達17%,超越1970年代最高水平,美國已成為全球最大的石油生產國。EIA預計其2019年和2020年產量將分別達到1230萬桶/日和1300萬桶/日。

天然氣生產同樣創下歷史新高,2018年美國天然氣產量平均為1013億立方英尺/日,比2017年增長11%。根據有些機構預計,到2025年美國將貢獻全球新增油氣產量的1/2。

筆者認為,正是由于美國進入油氣開發的全盛時代,大量廉價的油氣資源供應,使得美國從跨越能源“不可能三角”的視角來看,也交上了一份較為靚麗的成績單。

原油對外依存度方面,正如佩里部長所說,“能源獨立對美國來說已經不是一個響亮的口號,而是一個已經實現的事實。”

美國原油進口量從2005年的1010萬桶/日下降至2018年的770萬桶/日,去年原油出口增至200萬桶/日。2018年美國石油貿易規模量達到1750萬桶/日,油品凈進口降至230萬桶/日,這是自1967年以來的最低值,根據EIA的預測,美國未來30年內都將是石油產品的“凈出口國”,這無疑是一項偉大的成就。

能源產品價格方面,美國天然氣價格目前穩定在2-3美元/百萬英熱單位左右(明顯低于歐洲NBP價格和亞太LNG現貨價格)。美國汽柴油價格也長期位于發達國家較低水平,2018年美國夏季普通汽油平均售價為2.76美元/加侖(僅相當于人民幣5元/升);電力價格在12-14美分/千瓦時之間(折合人民幣0.7-0.8元/千瓦時)。美國能源消費支出占GDP的比重已經從2008年的接近10%下降至2017年的6%左右。

從碳減排的角度看,美國碳排放量已經重回1990年水平,相較2005年下降了14%(同期電力部門碳排放下降28%)。尤其是2017年美國的碳減排表現更是“一枝獨秀”,同比下降了4200萬噸,在所有國家中降幅最大。這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美國電力行業燃料結構的變化,燃氣發電及可再生能源電力取代煤電對此做出了重要貢獻。

美國進入“能源新時代”的喜與憂

作為全球頭號強國,美國進入“能源新時代”勢必將對全球政經格局演變、能源生產消費格局走勢以及氣候變化進程帶來深遠影響,也將給石油行業發展帶來新的機遇和挑戰。

美國進入“能源新時代”帶來的一個積極正面的因素是,美國大量石油和天然氣產能進入國際市場,將沖擊傳統以歐佩克為主導的石油市場格局,進一步增加市場流動化,提升石油市場的市場化程度,給全球客戶提供更多元化的能源產品選擇。對亞太地區的許多油氣進口國來說,總體上看這是利好消息,很多油氣企業也將獲得美頁巖油氣的投資機會。

從全球環境治理角度看,中短期內,天然氣在美國能源消費結構中的比重上升,以及新能源快速發展,將為美國國內碳減排做出貢獻。

大量美國天然氣產品輸入其它國家(EIA預測到2050年美國天然氣出口或將達到280億立方英尺/日),也將為全球其它地區的碳排放和環境治理做出貢獻。

image.png

但美國進入“能源新時代”也帶來一些不確定性因素。體現在地緣政治方面,未來全球石油供給側或將突出表現為美國、俄羅斯和沙特三個“千萬桶俱樂部”之間不穩定的“三角博弈”,美國如何處理與歐佩克的關系(近期美國對歐佩克的反壟斷立法鬧得沸沸揚揚)、如何處理與俄羅斯的關系(佩里今年講話中談及正在成立跨大西洋能源聯盟與俄羅斯競爭),中東和俄羅斯是否會聯手對應美國?這些問題目前尚無答案,但美國進入“能源新時代”無疑將意味著全球地緣政治博弈進入新時代。

美國頁巖油產量的大幅增加,也將為全球石油市場注入結構性變化,導致傳統石油行業預測供應、測算投資需求的模式受到根本性顛覆。

未來國際石油市場走勢將更加復雜多變,不確定性和預測難度將進一步增加。正如《石油情報周刊》所預測的,當前油市正在進入“永久性失穩狀態”,這將給亞洲很多進口國和石油企業生產經營帶來新的挑戰和風險。

從中長期看,美國進入“能源新時代”也可能對全球應對氣候變化帶來不利影響。在“后巴黎協定時代”,歐洲國家加速從“油氣時代”向“可再生能源時代”轉型,但美國由于國內擁有大量廉價油氣資源,從目前看該國將長期處于“油氣時代”。

根據EIA新近發布的《能源展望報告2019》,到2050年美國石油和天然氣仍將是主體能源并貢獻絕大部分碳排放,屆時美國碳排放預計僅比目前降低約4%(歐洲一些國家碳排放預計將下降80%以上),這對全球碳減排進程來說似乎不是一個好消息。

      關鍵詞:電力, 能源


稿件媒體合作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63413737

廣告項目咨詢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63415404

投訴監管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58689065
狠狠操狠狠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