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nfttv"><span id="nfttv"><listing id="nfttv"></listing></span></ins>
<cite id="nfttv"><ruby id="nfttv"></ruby></cite>
<del id="nfttv"></del>
<cite id="nfttv"></cite>
<ins id="nfttv"><dl id="nfttv"><listing id="nfttv"></listing></dl></ins>
<ins id="nfttv"></ins>
中國能源工業七十年回顧與展望

  摘要:由于不同能源資源稟賦和開發利用程度差異,我國能源工業中的煤炭工業、石油工業、天然氣工業和電力工業的階段劃分與當前所處階段不完全相同。目前,煤炭工業進入產量穩中有降和清潔利用結構優化期,石油工業處于產量停滯的瓶頸期,天然氣工業和電力工業都處于快速增長期。我國能源管理體制也伴隨著能源工業的發展變化而變化,從部門管理到綜合管理嘗試,從政監分離到政監合一的變化,在特定時期促進或抑制能源工業高效發展。但無論如何,經歷七十年的曲折發展,我國能源工業對經濟社會發展的保障供應能力顯著增強,能源工業技術能力與裝備水平大幅提升,能源清潔高效利用與節能減排水平明顯改善,成為全球能源清潔低碳轉型的領先者之一。展望未來,我國能源工業發展應高度重視短期內以化石能源內部結構優化為主的能源轉型策略對我國能源安全的不利影響,而解決這一問題的關鍵在于通過深化能源體制改革,使能源轉型成為改善我國能源安全的助推器,而非惡化能源安全的加速器。

  關鍵詞:能源工業;回顧;展望

  一、中國能源工業發展歷程

  1949年以來我國能源工業的發展經歷,從制度變革角度,可以分為計劃經濟時期和向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轉型時期。然而,由于不同能源資源稟賦及其開發利用程度差異,煤炭、石油、天然氣和電力工業的階段劃分及其起始點并不完全相同。

  (一)煤炭工業

  煤炭是中國經濟發展的主力能源。無論是“文化大革命”動蕩的十年期間,還是在改革開放經濟快速增長時期,煤炭產量都保持相對較高的增長。我國煤炭工業近七十年發展歷程大致可以分為四個時期(見圖1)。

  第一個時期是恢復與初步發展時期(1949~1977年)。這一階段,煤炭工業先后經歷了三年恢復期(1949~1952年)、1958年開始的“大躍進”,以及1966~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煤礦工業發展受到極大干擾。但煤炭供應短缺會促使中央政府放寬政策(比如,1972年鼓勵地方煤礦和小煤礦發展政策),地方政府也盡力保護煤礦生產,從而使煤炭產能穩步增加(中國煤炭志編纂委員會,1997)。1976年,全國煤炭產量達到了4.84億噸,1977年達到5.5億噸,與1949年的3000萬噸相比,增加了將近16倍,為我國煤炭工業發展奠定了初步基礎。

 

  第二個時期是轉型發展期(1978~2000年)。1978年,中共中央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煤炭工業隨之進入了轉型發展時期。這一期間,煤炭體制從完全的計劃經濟體制過渡到初步的市場經濟體制。1985年開始實施的煤炭行業投入產出總承包政策是這一時期關鍵性的制度變革因素。1992年7月,國家取消了計劃外煤價限制,放開指導性計劃煤炭及定向煤、超產煤的價格限制,出口煤、協作煤、集資煤全部實行市場調節。1994年7月,取消了統一的煤炭計劃價格,除電煤實行政府指導價外,其他煤炭全部由企業根據市場需要自主定價。1995年,我國煤炭企業開始探索建立現代化企業制度,1998年,國務院改革了煤炭管理體制,下放原煤炭部直屬的國有重點煤礦,推進政企分開(《新中國煤炭工業》編輯委員會,2006)。

  體制變革使煤炭工業效率得到提升,企業活力得到增強,煤炭產量以每隔2~5年增加一億噸的速度增長,2000年達到13.84億噸,22年間增加1.23倍,產量年均增加3500萬噸。

  第三個時期是超常發展期(2001~2012年)。我國煤炭工業這一時期進入超常發展階段的根本原因是我國工業進入重化工業階段。2001年,以收入計算,我國重工業比重為62%,2012年達到歷史峰值72%,增加了10個百分點。重化工業快速增長拉動對煤炭需求快速增長,從而使煤炭年產量在10億噸級以上的規模上能夠持續十年的高速增長(9.4%)。從圖1可以看到,從2001年開始,煤炭產量曲線變得非常陡峭。煤炭產量連上幾個臺階:2004年突破20億噸,2009年突破30億噸,2012年產量接近40億噸。十一年間煤炭產量增加1.87倍,產量年均增加2.25億噸。

  第四個時期是結構優化期(2013~2017年)。2013年,我國煤炭產量達到39.74億噸的峰值后,2014~2016年已經連續三年出現絕對產量下降,分別為37.47億噸、34.11億噸和35.24億噸。三年期間煤炭產量減少了4.65億噸。2017年雖然煤炭產量相比上一年增加了1.13億噸,但持續增加并超過2013年峰值的可能性不大。我國煤炭工業步入結構優化期,其基本特征是產量和消費量穩中有降,煤炭利用清潔化,排放清潔利用低排放的結構優化期。

  這是因為,一方面,我國建材、鋼鐵等高耗能行業能源消費先后達峰,對煤炭需求將進入緩慢下降期;另一方面,為了減少能源消費的常規污染物和二氧化碳排放,近幾年來中央和地方政府出臺了一系列限制煤炭消費增加的政策,包括把城市區域劃定為“禁煤區”,推動電力或天然氣替代“散煤”,規定重點省區每年煤炭減量消費的數量,推動煤炭清潔利用和低排放等。

[1] [2] [3] [4] [5] [6] [下一頁]

關鍵詞: 區塊鏈, 能源,電力

主辦單位:中國電力發展促進會  網站運營:北京中電創智科技有限公司    國網信通億力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銷售熱線:400-007-1585
項目合作:400-007-1585 投稿:63413737 傳真:010-58689040 投稿郵箱:yaoguisheng@www.g9793.com
《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 》編號:京ICP證140522號 京ICP備14013100號 京公安備11010602010147號

中國能源工業七十年回顧與展望

作者:朱彤  發布時間:2019-02-14   來源:中國經濟學人

  摘要:由于不同能源資源稟賦和開發利用程度差異,我國能源工業中的煤炭工業、石油工業、天然氣工業和電力工業的階段劃分與當前所處階段不完全相同。目前,煤炭工業進入產量穩中有降和清潔利用結構優化期,石油工業處于產量停滯的瓶頸期,天然氣工業和電力工業都處于快速增長期。我國能源管理體制也伴隨著能源工業的發展變化而變化,從部門管理到綜合管理嘗試,從政監分離到政監合一的變化,在特定時期促進或抑制能源工業高效發展。但無論如何,經歷七十年的曲折發展,我國能源工業對經濟社會發展的保障供應能力顯著增強,能源工業技術能力與裝備水平大幅提升,能源清潔高效利用與節能減排水平明顯改善,成為全球能源清潔低碳轉型的領先者之一。展望未來,我國能源工業發展應高度重視短期內以化石能源內部結構優化為主的能源轉型策略對我國能源安全的不利影響,而解決這一問題的關鍵在于通過深化能源體制改革,使能源轉型成為改善我國能源安全的助推器,而非惡化能源安全的加速器。

  關鍵詞:能源工業;回顧;展望

  一、中國能源工業發展歷程

  1949年以來我國能源工業的發展經歷,從制度變革角度,可以分為計劃經濟時期和向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轉型時期。然而,由于不同能源資源稟賦及其開發利用程度差異,煤炭、石油、天然氣和電力工業的階段劃分及其起始點并不完全相同。

  (一)煤炭工業

  煤炭是中國經濟發展的主力能源。無論是“文化大革命”動蕩的十年期間,還是在改革開放經濟快速增長時期,煤炭產量都保持相對較高的增長。我國煤炭工業近七十年發展歷程大致可以分為四個時期(見圖1)。

  第一個時期是恢復與初步發展時期(1949~1977年)。這一階段,煤炭工業先后經歷了三年恢復期(1949~1952年)、1958年開始的“大躍進”,以及1966~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煤礦工業發展受到極大干擾。但煤炭供應短缺會促使中央政府放寬政策(比如,1972年鼓勵地方煤礦和小煤礦發展政策),地方政府也盡力保護煤礦生產,從而使煤炭產能穩步增加(中國煤炭志編纂委員會,1997)。1976年,全國煤炭產量達到了4.84億噸,1977年達到5.5億噸,與1949年的3000萬噸相比,增加了將近16倍,為我國煤炭工業發展奠定了初步基礎。

 

  第二個時期是轉型發展期(1978~2000年)。1978年,中共中央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煤炭工業隨之進入了轉型發展時期。這一期間,煤炭體制從完全的計劃經濟體制過渡到初步的市場經濟體制。1985年開始實施的煤炭行業投入產出總承包政策是這一時期關鍵性的制度變革因素。1992年7月,國家取消了計劃外煤價限制,放開指導性計劃煤炭及定向煤、超產煤的價格限制,出口煤、協作煤、集資煤全部實行市場調節。1994年7月,取消了統一的煤炭計劃價格,除電煤實行政府指導價外,其他煤炭全部由企業根據市場需要自主定價。1995年,我國煤炭企業開始探索建立現代化企業制度,1998年,國務院改革了煤炭管理體制,下放原煤炭部直屬的國有重點煤礦,推進政企分開(《新中國煤炭工業》編輯委員會,2006)。

  體制變革使煤炭工業效率得到提升,企業活力得到增強,煤炭產量以每隔2~5年增加一億噸的速度增長,2000年達到13.84億噸,22年間增加1.23倍,產量年均增加3500萬噸。

  第三個時期是超常發展期(2001~2012年)。我國煤炭工業這一時期進入超常發展階段的根本原因是我國工業進入重化工業階段。2001年,以收入計算,我國重工業比重為62%,2012年達到歷史峰值72%,增加了10個百分點。重化工業快速增長拉動對煤炭需求快速增長,從而使煤炭年產量在10億噸級以上的規模上能夠持續十年的高速增長(9.4%)。從圖1可以看到,從2001年開始,煤炭產量曲線變得非常陡峭。煤炭產量連上幾個臺階:2004年突破20億噸,2009年突破30億噸,2012年產量接近40億噸。十一年間煤炭產量增加1.87倍,產量年均增加2.25億噸。

  第四個時期是結構優化期(2013~2017年)。2013年,我國煤炭產量達到39.74億噸的峰值后,2014~2016年已經連續三年出現絕對產量下降,分別為37.47億噸、34.11億噸和35.24億噸。三年期間煤炭產量減少了4.65億噸。2017年雖然煤炭產量相比上一年增加了1.13億噸,但持續增加并超過2013年峰值的可能性不大。我國煤炭工業步入結構優化期,其基本特征是產量和消費量穩中有降,煤炭利用清潔化,排放清潔利用低排放的結構優化期。

  這是因為,一方面,我國建材、鋼鐵等高耗能行業能源消費先后達峰,對煤炭需求將進入緩慢下降期;另一方面,為了減少能源消費的常規污染物和二氧化碳排放,近幾年來中央和地方政府出臺了一系列限制煤炭消費增加的政策,包括把城市區域劃定為“禁煤區”,推動電力或天然氣替代“散煤”,規定重點省區每年煤炭減量消費的數量,推動煤炭清潔利用和低排放等。

      關鍵詞:電力, 能源,電力


稿件媒體合作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63413737

廣告項目咨詢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63415404

投訴監管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58689065
狠狠操狠狠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