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nfttv"><span id="nfttv"><listing id="nfttv"></listing></span></ins>
<cite id="nfttv"><ruby id="nfttv"></ruby></cite>
<del id="nfttv"></del>
<cite id="nfttv"></cite>
<ins id="nfttv"><dl id="nfttv"><listing id="nfttv"></listing></dl></ins>
<ins id="nfttv"></ins>
從輸配電價角度審視“魏橋模式”

今天就讓我們來聊一聊曾經紅極一時的“魏橋模式”。所謂的魏橋模式即魏橋集團自備電廠、自建電網。主要特點為垂直一體化、不受國網調度、無需物價部門核價、不受發電時限控制。魏橋模式不僅解決了魏橋集團電力不夠的問題,同時直接影響了生產成本,電價比國家電網低1/3(數據摘錄自澎湃新聞文章)。

對于魏橋模式,支持者與反對者向來眾多。支持者多是認為其是電改先鋒,揭開了電價成本居高不下的老底,在壟斷暴利的脊梁上戳了個大洞,低電價給企業居民帶來實在的利益等等,更有甚者將其稱之為現行電力體制對立的“斗士”,并貼上電力體制改革山東版“小崗村”的稱號。

而反對者多是認為其發電機組環保不達標,屬于應淘汰的小火電機組,未繳納承受電價征收的可再生能源發展基金等基金附加,且未承擔電價交叉補貼。因此,其低電價更多的是違規形成的,并沒有實質上的改革創新,電改先鋒一說更是無從說起。

作為一名中立機構的小透明,無權、也無立場去辨析這其中的是非曲直,今天只是單純的想從客觀角度去分析魏橋模式低電價的源由。考慮到“魏橋模式”作為電改網紅,關于其低電價的奧秘早已在網上給出了各種各樣的解答,包括人工成本低、環保投入少、基金附加未繳納、交叉補貼義務未承擔等等等等。針對這些部分的原因,本文不再重復照搬,只是從大家關注度比較少的輸配電價角度來探析其低電價的奧義所在。

為了便于直觀理解,王老濕決定今天以圖會友,通過圖解小案例的方式展開分析。來,這位客官,看茶~上圖~


假設某個省級電力系統是一個三節點系統,包括兩個電源及兩個用戶,圖示網架結構為輸電網結構,用戶1與電廠A在同一個配電網范圍內。簡單起見,我們假定兩個電源均為煤電機組,兩者在案例中的出力均為50MW;用戶1與用戶2接入系統的電壓等級是相同的,兩者在案例中的負荷均為50MW

首先,我們來介紹一下我國相關的電價政策(不考慮現貨的省份):在上網側,我們實施標桿上網電價政策,即同一省區內發電機組執行統一的上網電價,因此,機組A與機組B的上網電價在本例中是一樣的,假定均為250/MWh;在輸配側,輸配電價定價采用分電壓等級傳導的郵票法,對于同一電壓等級的用戶,全省范圍內執行的輸配電價是相同的,即用戶1與用戶2承擔的輸配電價相等,此處假定均為250/MWh(其中,主網輸電價格為200/MWh,配網輸電價格為50/MWh)。因此,疊加后,用戶1與用戶2的用電價格仍然是一致的,均為500/MWh

但政策執行一段時間后,用戶1可能會心存不爽,私心覺得:這也太不公平了吧,我距離電源點那么近(可能我跟電源A只隔了一堵院墻),電源A就能滿足我的用電需求,從理論上說我根本用不到這個什么三節點的輸電網,交一交配電價格也就算了,憑什么還讓我交輸電價格?

某日,用戶1靈機一動,私下主動找到電源A勾兌,說道:要不咱倆合作吧,我按300/MWh買你的電,你直接給我供電,我們只用電網企業的配電網,支付給電網50/MWh的配電價格(心中OS:若電網不同意,我們可以自建配電網,反算配電成本也應該不超過50/MWh吧)。你看如何?

電源A尋思著,我也挺合適啊,買給他還可以多掙50/MWh,而用戶1更是合算,到戶價格也就只有350/MWh300/MWh+50/MWh),這對兩者可是雙贏的生意。這樣,一來二往,電源A與用戶1就暗接珠胎了,至此“魏橋模式”的雛形就產生了(此處雖說是魏橋,但實際上更為典型的案例是百色礦業,看客請自行搜索南方監管局官網查找線索)。

那這樣做會產生什么樣的后果呢?電網企業收入下降自是不必說的。在原有情況下電網企業的收入為(50MW+50MW×250MWh;魏橋模式形成后,電網企業的收入則變為50MW×50MWh(用戶1+50MW×250MWh(用戶2),收入明顯減少了。考慮到電網企業的輸配電價是按準許收入核定的,若有一部分用戶不需要繳納輸電費用,則會造成電網企業收入的缺額,從這個角度,電網企業好像也是吃了一把啞巴虧。但用戶說的貌似的也在理啊,我沒有用輸電網,為啥還讓我交呢?(換句話說,我的綜合用能成本低,憑啥讓我跟用戶2同樣的電價?)

此事至此,魏橋模式已到了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扭打階段。那到底兩家之爭誰更占理呢?我們暫時按下不表,先看看國外典型電力市場化國家是怎么做的,再反過頭來,辨別這個問題的是非對錯。我們以英國、美國PJM為例介紹一下。還是以三節點為例。

首先介紹英國,英國的電力市場商品化屬性更為明顯,中長期交易占比較大,作為用戶及發電廠在中長期交易價格談判中基本不考慮地理位置,也就可以近似的理解為與我國標桿電價的結果更為接近,即機組執行相近的(或理解為統一)的上網電價。但在輸電定價環節,其機制則配套的較為復雜,具體的輸電定價機制請參見荊朝霞老師的公眾號(大神級的公眾號,很多細節),我們在本文中只描述結論,即用戶承擔的輸電價格與其利用網絡的程度密切相關,其負荷利用的網絡資源越少,其所繳納輸電價格越低;反之,則越高。因此,對于三節點案例,用戶1由于未用到主網架,則其繳納的輸電價格最低,用戶2則需承擔較多的輸電價格。


這當然是一種非常直觀的處理方式,但是否是唯一選擇呢?PJM市場給了我們另外一種選擇。對于美國PJM市場,它的輸電價格形成機制與我國極為接近,即采用郵票法,換而言之,對于本例中的用戶1與用戶2輸配電價格是相同的(區域間配電價格略有差異,我們此處暫認定為相同)。用戶者用能成本的差異則通過現貨市場中的上網電價解決,在第一彈中我們談到PJM采用的是節點邊際電價模式,包括了能量分量、網損分量及阻塞分量,這種不同用戶間的差異主要通過阻塞分量解決。通常而言,與電源電氣距離越接近的用戶現貨價格越低,即用戶1電量對應的上網電價要相對較低,用戶2存在潛在的阻塞問題,通常現貨價格高于用戶1

因此,從本質上來說,“魏橋模式”的產生是用戶用能成本與用能價格之間不匹配產生的連帶問題,也就是我們現階段采用的無差異輸配電價+無差異上網電價,造成了這種不同用戶間不公平感的產生,進而導致了低用能成本用戶去尋求操作層面的突破,以緩解這種不公平感。從解決方案來說,上述兩個國家的成熟案例提供了兩種不同的解決路徑:即體現位置信號的輸電價格+無差異的上網電價(英國模式)或無差異的輸電價格+考慮位置信號的上網電價(PJM模式)。

最后的最后,趕在周末的最后幾個小時,祝大家周末愉快~




相關新聞:
本文暫無相關文章

主辦單位:中國電力發展促進會  網站運營:北京中電創智科技有限公司    國網信通億力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銷售熱線:400-007-1585
項目合作:400-007-1585 投稿:63413737 傳真:010-58689040 投稿郵箱:yaoguisheng@www.g9793.com
《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 》編號:京ICP證140522號 京ICP備14013100號 京公安備11010602010147號

從輸配電價角度審視“魏橋模式”

作者:王睿 發布時間:2019-06-25   來源:中國電力網

今天就讓我們來聊一聊曾經紅極一時的“魏橋模式”。所謂的魏橋模式即魏橋集團自備電廠、自建電網。主要特點為垂直一體化、不受國網調度、無需物價部門核價、不受發電時限控制。魏橋模式不僅解決了魏橋集團電力不夠的問題,同時直接影響了生產成本,電價比國家電網低1/3(數據摘錄自澎湃新聞文章)。

對于魏橋模式,支持者與反對者向來眾多。支持者多是認為其是電改先鋒,揭開了電價成本居高不下的老底,在壟斷暴利的脊梁上戳了個大洞,低電價給企業居民帶來實在的利益等等,更有甚者將其稱之為現行電力體制對立的“斗士”,并貼上電力體制改革山東版“小崗村”的稱號。

而反對者多是認為其發電機組環保不達標,屬于應淘汰的小火電機組,未繳納承受電價征收的可再生能源發展基金等基金附加,且未承擔電價交叉補貼。因此,其低電價更多的是違規形成的,并沒有實質上的改革創新,電改先鋒一說更是無從說起。

作為一名中立機構的小透明,無權、也無立場去辨析這其中的是非曲直,今天只是單純的想從客觀角度去分析魏橋模式低電價的源由。考慮到“魏橋模式”作為電改網紅,關于其低電價的奧秘早已在網上給出了各種各樣的解答,包括人工成本低、環保投入少、基金附加未繳納、交叉補貼義務未承擔等等等等。針對這些部分的原因,本文不再重復照搬,只是從大家關注度比較少的輸配電價角度來探析其低電價的奧義所在。

為了便于直觀理解,王老濕決定今天以圖會友,通過圖解小案例的方式展開分析。來,這位客官,看茶~上圖~


假設某個省級電力系統是一個三節點系統,包括兩個電源及兩個用戶,圖示網架結構為輸電網結構,用戶1與電廠A在同一個配電網范圍內。簡單起見,我們假定兩個電源均為煤電機組,兩者在案例中的出力均為50MW;用戶1與用戶2接入系統的電壓等級是相同的,兩者在案例中的負荷均為50MW

首先,我們來介紹一下我國相關的電價政策(不考慮現貨的省份):在上網側,我們實施標桿上網電價政策,即同一省區內發電機組執行統一的上網電價,因此,機組A與機組B的上網電價在本例中是一樣的,假定均為250/MWh;在輸配側,輸配電價定價采用分電壓等級傳導的郵票法,對于同一電壓等級的用戶,全省范圍內執行的輸配電價是相同的,即用戶1與用戶2承擔的輸配電價相等,此處假定均為250/MWh(其中,主網輸電價格為200/MWh,配網輸電價格為50/MWh)。因此,疊加后,用戶1與用戶2的用電價格仍然是一致的,均為500/MWh

但政策執行一段時間后,用戶1可能會心存不爽,私心覺得:這也太不公平了吧,我距離電源點那么近(可能我跟電源A只隔了一堵院墻),電源A就能滿足我的用電需求,從理論上說我根本用不到這個什么三節點的輸電網,交一交配電價格也就算了,憑什么還讓我交輸電價格?

某日,用戶1靈機一動,私下主動找到電源A勾兌,說道:要不咱倆合作吧,我按300/MWh買你的電,你直接給我供電,我們只用電網企業的配電網,支付給電網50/MWh的配電價格(心中OS:若電網不同意,我們可以自建配電網,反算配電成本也應該不超過50/MWh吧)。你看如何?

電源A尋思著,我也挺合適啊,買給他還可以多掙50/MWh,而用戶1更是合算,到戶價格也就只有350/MWh300/MWh+50/MWh),這對兩者可是雙贏的生意。這樣,一來二往,電源A與用戶1就暗接珠胎了,至此“魏橋模式”的雛形就產生了(此處雖說是魏橋,但實際上更為典型的案例是百色礦業,看客請自行搜索南方監管局官網查找線索)。

那這樣做會產生什么樣的后果呢?電網企業收入下降自是不必說的。在原有情況下電網企業的收入為(50MW+50MW×250MWh;魏橋模式形成后,電網企業的收入則變為50MW×50MWh(用戶1+50MW×250MWh(用戶2),收入明顯減少了。考慮到電網企業的輸配電價是按準許收入核定的,若有一部分用戶不需要繳納輸電費用,則會造成電網企業收入的缺額,從這個角度,電網企業好像也是吃了一把啞巴虧。但用戶說的貌似的也在理啊,我沒有用輸電網,為啥還讓我交呢?(換句話說,我的綜合用能成本低,憑啥讓我跟用戶2同樣的電價?)

此事至此,魏橋模式已到了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扭打階段。那到底兩家之爭誰更占理呢?我們暫時按下不表,先看看國外典型電力市場化國家是怎么做的,再反過頭來,辨別這個問題的是非對錯。我們以英國、美國PJM為例介紹一下。還是以三節點為例。

首先介紹英國,英國的電力市場商品化屬性更為明顯,中長期交易占比較大,作為用戶及發電廠在中長期交易價格談判中基本不考慮地理位置,也就可以近似的理解為與我國標桿電價的結果更為接近,即機組執行相近的(或理解為統一)的上網電價。但在輸電定價環節,其機制則配套的較為復雜,具體的輸電定價機制請參見荊朝霞老師的公眾號(大神級的公眾號,很多細節),我們在本文中只描述結論,即用戶承擔的輸電價格與其利用網絡的程度密切相關,其負荷利用的網絡資源越少,其所繳納輸電價格越低;反之,則越高。因此,對于三節點案例,用戶1由于未用到主網架,則其繳納的輸電價格最低,用戶2則需承擔較多的輸電價格。


這當然是一種非常直觀的處理方式,但是否是唯一選擇呢?PJM市場給了我們另外一種選擇。對于美國PJM市場,它的輸電價格形成機制與我國極為接近,即采用郵票法,換而言之,對于本例中的用戶1與用戶2輸配電價格是相同的(區域間配電價格略有差異,我們此處暫認定為相同)。用戶者用能成本的差異則通過現貨市場中的上網電價解決,在第一彈中我們談到PJM采用的是節點邊際電價模式,包括了能量分量、網損分量及阻塞分量,這種不同用戶間的差異主要通過阻塞分量解決。通常而言,與電源電氣距離越接近的用戶現貨價格越低,即用戶1電量對應的上網電價要相對較低,用戶2存在潛在的阻塞問題,通常現貨價格高于用戶1

因此,從本質上來說,“魏橋模式”的產生是用戶用能成本與用能價格之間不匹配產生的連帶問題,也就是我們現階段采用的無差異輸配電價+無差異上網電價,造成了這種不同用戶間不公平感的產生,進而導致了低用能成本用戶去尋求操作層面的突破,以緩解這種不公平感。從解決方案來說,上述兩個國家的成熟案例提供了兩種不同的解決路徑:即體現位置信號的輸電價格+無差異的上網電價(英國模式)或無差異的輸電價格+考慮位置信號的上網電價(PJM模式)。

最后的最后,趕在周末的最后幾個小時,祝大家周末愉快~




相關新聞:
本文暫無相關文章


稿件媒體合作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63413737

廣告項目咨詢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63415404

投訴監管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58689065
狠狠操狠狠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