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nfttv"><span id="nfttv"><listing id="nfttv"></listing></span></ins>
<cite id="nfttv"><ruby id="nfttv"></ruby></cite>
<del id="nfttv"></del>
<cite id="nfttv"></cite>
<ins id="nfttv"><dl id="nfttv"><listing id="nfttv"></listing></dl></ins>
<ins id="nfttv"></ins>
能源領域的法律建設嚴重滯后

  應把能源立法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逐步形成以《能源法》為母體,煤炭、石油天然氣、電力、核能、可再生能源和節約能源法等為支撐的能源法體系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能源事業取得了長足發展。目前,中國作為世界第一大能源生產和消費國,已經形成煤炭為主體、電力為中心、油氣和可再生能源全面發展的能源供應格局。但有專家指出,我國能源領域的法律建設嚴重滯后,目前仍缺少全面體現我國能源戰略和政策導向、總體調整能源關系和活動的能源基本法。

  專家認為,由于我國能源立法工作涉及不同部門、不同行業、壟斷行業、壟斷企業。自2007年12月3日,國家能源局辦公室正式對外公布《能源法》(征求意見稿)以來,立法進展一直緩慢。為此專家呼吁,我國能源要堅持走科技含量高、資源消耗低、環境污染少、經濟效益好、安全有保障的發展道路,就必須把能源立法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加快構建以《能源法》為母體,煤炭、石油、天然氣、電力、核能、可再生能源和節約能源法等為支撐的能源法體系。

  逐步減少能源管理

  重政策輕法律傳統做法

  保障能源安全,已經成為維護經濟安全、政治安全和國家安全的重要基石。隨著我國能源安全問題日益突出,能源法在能源開發利用、調整優化能源結構、激勵開發利用新能源與可再生能源、科學管理能源,以及構建現代能源安全保障體系等方面,將起著重要的規制作用。

  針對我國以往管理能源多用政府紅頭文件、重能源政策輕能源法律的傳統做法,華東理工大學能源與資源環境法中心副教授莫神星認為:“我國能源法治建設同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目標相比,還存在許多不適應、不符合的問題。我國能源領域的法律建設嚴重滯后,已經影響到能源的改革和能源產業發展。迫切需要我們重視運用法律調控機制來解決能源問題。”

  莫神星表示,重能源政策、輕能源法律,固然原因有很多,但與能源法律的不健全有一定的關系。要切實改變重政策輕法律,實現全民自覺守法、遇事找法、解決問題靠法,就要求我們必須提升崇尚能源法治理念,逐步減少依靠紅頭文件規范能源工作,徹底改變重能源政策、輕能源法律的傳統做法。

  立法滯后

  已成能源可持續發展瓶頸

  “我國能源立法還比較薄弱,能源立法滯后已成為能源可持續發展的瓶頸。當前能源法在社會科學中‘失語’;在法學教材中‘失蹤’;在法學論壇上‘失聲’等問題,必須引起高度重視。”莫神星在采訪中告訴記者。

  作為世界第一大能源生產國和消費國,盡管我國有《煤炭法》《電力法》《節約能源法》《可再生能源法》等,但迄今為止,我國的能源法律體系仍然很不完善,不僅缺少《石油法》《天然氣法》等主要能源法律,而且缺少“龍頭”作用、“主心骨”的能源基礎法。

  當前,我國能源發展結束了能源供應緊張階段,已經從過去增加產能、保障供應進入注重結構調整、技術創新和大力發展新能源、可再生能源和核能的新階段。有專家分析指出,與我國能源產業發展不適應的是,我國能源立法的基礎研究比較薄弱,這已成為制約我國能源立法的瓶頸,突出表現為,能源立法目的、價值、方法的研究不夠;能源法的學科體系、學術體系、制度體系建設水平總體不高;能源法律制度的研究不深入;能源標準的研究與制定沒有定論等。

  要把能源立法放在

  更加重要的位置

  業內專家普遍認為,能源法應該涵蓋能源資源勘探、開發、生產運輸、貿易與消費、利用與節約、對外合作及能源安全與監管等諸多環節。我國要建立門類齊全、結構嚴密、內在協調的能源法體系。它的理想化要求應是一個由能源法律部門分類組合而形成的呈體系化的有機整體;它包括能源基本法、節約能源法、石油天然氣法、煤炭法、電力法、能源公用事業法、原子能法、可再生能源法,以及有關具體能源行政法規、規章和地方法規。

  國際經驗表明,能源立法可以為推進能源生產革命、消費革命、技術革命和體制革命服務,能源法律的貫徹實施可以促進能源效率提升,維護能源公平,保障能源安全,實現社會和諧。

  莫神星建議,我國應把能源立法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逐步形成以《能源法》為母體,煤炭、石油天然氣、電力、核能、可再生能源和節約能源法等為支撐的能源法體系。要解決我國能源問題,加強能源的統一管理和高效、合理利用,加強能源立法和執法,促進我國能源可持續發展,必須盡快出臺能源基本法《能源法》,以落實正確的能源指導方針、能源發展戰略和能源發展原則,優化能源結構,推進能源產業升級。

關鍵詞: 區塊鏈, 能源

主辦單位:中國電力發展促進會  網站運營:北京中電創智科技有限公司    國網信通億力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銷售熱線:400-007-1585
項目合作:400-007-1585 投稿:63413737 傳真:010-58689040 投稿郵箱:yaoguisheng@www.g9793.com
《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 》編號:京ICP證140522號 京ICP備14013100號 京公安備11010602010147號

能源領域的法律建設嚴重滯后

發布時間:2019-08-01   來源:中國能源部

  應把能源立法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逐步形成以《能源法》為母體,煤炭、石油天然氣、電力、核能、可再生能源和節約能源法等為支撐的能源法體系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能源事業取得了長足發展。目前,中國作為世界第一大能源生產和消費國,已經形成煤炭為主體、電力為中心、油氣和可再生能源全面發展的能源供應格局。但有專家指出,我國能源領域的法律建設嚴重滯后,目前仍缺少全面體現我國能源戰略和政策導向、總體調整能源關系和活動的能源基本法。

  專家認為,由于我國能源立法工作涉及不同部門、不同行業、壟斷行業、壟斷企業。自2007年12月3日,國家能源局辦公室正式對外公布《能源法》(征求意見稿)以來,立法進展一直緩慢。為此專家呼吁,我國能源要堅持走科技含量高、資源消耗低、環境污染少、經濟效益好、安全有保障的發展道路,就必須把能源立法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加快構建以《能源法》為母體,煤炭、石油、天然氣、電力、核能、可再生能源和節約能源法等為支撐的能源法體系。

  逐步減少能源管理

  重政策輕法律傳統做法

  保障能源安全,已經成為維護經濟安全、政治安全和國家安全的重要基石。隨著我國能源安全問題日益突出,能源法在能源開發利用、調整優化能源結構、激勵開發利用新能源與可再生能源、科學管理能源,以及構建現代能源安全保障體系等方面,將起著重要的規制作用。

  針對我國以往管理能源多用政府紅頭文件、重能源政策輕能源法律的傳統做法,華東理工大學能源與資源環境法中心副教授莫神星認為:“我國能源法治建設同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目標相比,還存在許多不適應、不符合的問題。我國能源領域的法律建設嚴重滯后,已經影響到能源的改革和能源產業發展。迫切需要我們重視運用法律調控機制來解決能源問題。”

  莫神星表示,重能源政策、輕能源法律,固然原因有很多,但與能源法律的不健全有一定的關系。要切實改變重政策輕法律,實現全民自覺守法、遇事找法、解決問題靠法,就要求我們必須提升崇尚能源法治理念,逐步減少依靠紅頭文件規范能源工作,徹底改變重能源政策、輕能源法律的傳統做法。

  立法滯后

  已成能源可持續發展瓶頸

  “我國能源立法還比較薄弱,能源立法滯后已成為能源可持續發展的瓶頸。當前能源法在社會科學中‘失語’;在法學教材中‘失蹤’;在法學論壇上‘失聲’等問題,必須引起高度重視。”莫神星在采訪中告訴記者。

  作為世界第一大能源生產國和消費國,盡管我國有《煤炭法》《電力法》《節約能源法》《可再生能源法》等,但迄今為止,我國的能源法律體系仍然很不完善,不僅缺少《石油法》《天然氣法》等主要能源法律,而且缺少“龍頭”作用、“主心骨”的能源基礎法。

  當前,我國能源發展結束了能源供應緊張階段,已經從過去增加產能、保障供應進入注重結構調整、技術創新和大力發展新能源、可再生能源和核能的新階段。有專家分析指出,與我國能源產業發展不適應的是,我國能源立法的基礎研究比較薄弱,這已成為制約我國能源立法的瓶頸,突出表現為,能源立法目的、價值、方法的研究不夠;能源法的學科體系、學術體系、制度體系建設水平總體不高;能源法律制度的研究不深入;能源標準的研究與制定沒有定論等。

  要把能源立法放在

  更加重要的位置

  業內專家普遍認為,能源法應該涵蓋能源資源勘探、開發、生產運輸、貿易與消費、利用與節約、對外合作及能源安全與監管等諸多環節。我國要建立門類齊全、結構嚴密、內在協調的能源法體系。它的理想化要求應是一個由能源法律部門分類組合而形成的呈體系化的有機整體;它包括能源基本法、節約能源法、石油天然氣法、煤炭法、電力法、能源公用事業法、原子能法、可再生能源法,以及有關具體能源行政法規、規章和地方法規。

  國際經驗表明,能源立法可以為推進能源生產革命、消費革命、技術革命和體制革命服務,能源法律的貫徹實施可以促進能源效率提升,維護能源公平,保障能源安全,實現社會和諧。

  莫神星建議,我國應把能源立法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逐步形成以《能源法》為母體,煤炭、石油天然氣、電力、核能、可再生能源和節約能源法等為支撐的能源法體系。要解決我國能源問題,加強能源的統一管理和高效、合理利用,加強能源立法和執法,促進我國能源可持續發展,必須盡快出臺能源基本法《能源法》,以落實正確的能源指導方針、能源發展戰略和能源發展原則,優化能源結構,推進能源產業升級。

      關鍵詞:電力, 能源


稿件媒體合作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63413737

廣告項目咨詢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63415404

投訴監管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58689065
狠狠操狠狠射